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质检网址大全>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标准故事
《张伟娟:此间的少年》

采访当天,张伟娟穿着简单的T恤、短裙,带着粉色的耳坠,透着几分俏皮。她长了一张与年龄不相仿的脸,在聊到轻松愉悦的话题时,会露出毫无防备的笑容,当谈起鞋类国际标准化工作时,又言辞稳重,语调成熟,带点身经百战后的从容。在她眼中,无奈跟隐忍成了过眼云烟,已经被雕刻在过去的时光里,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些必不可少的挫折,而已。

张伟娟2003年大学毕业后,便任职于中国皮革和制鞋工业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皮院),如今已10年有余。她同时承担着3个国际鞋类标准化组织的工作,分别是国际标准化组织鞋号标识和标记体系技术委员会(ISO/TC 137)秘书、国际标准化组织/鞋类技术委员会/术语工作组(ISO/TC 216/WG3) 和微生物工作组(ISO/TC 216/WG5)召集人,以及欧洲标准化组织鞋类技术委员会(CEN/TC 309)观察员。她曾数十次参加国际和欧盟标准化会议,亲历了我国在鞋类国际标准化领域从遭受排挤到赢得尊重的全过程。


艰难已乘鲤鱼去

2007年,十七大选举产生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我国首颗绕月探测卫星嫦娥一号发射成功,欧盟成立50周年,安倍晋三当选日本首相。也正是从这一年起,中国鞋类国际标准化工作渐渐有了眉目,张伟娟开始代表中皮院参加国际标准化会议。

但当时的国际形势并不乐观。国际鞋类标准一直被欧盟国家垄断,CEN标准可以直接成为ISO标准,ISO标准却不一定能被欧盟国家认可。欧盟国家的投票权重也不尽相同,英、法、德、意等国权重最大,其次是西班牙等,所以少数几个国家基本决定着欧盟整体的意向,它们的反对,也直接影响着中国提出的标准是否能够在CEN框架中“存活”。

ISO/TC 216通常与CEN/TC 209一同召开年会。尽管最初参加年会的情况并不顺利,张伟娟在讲述时却并没有表露太多的愤慨。她说在当时的年会上,中国是没有太多存在感的。各国每年参加年会的代表比较固定,彼此之间都已经非常熟悉,而中国作为当时唯一一个非欧盟国家,她在现场见到的每一张面孔都是陌生的。那种被骤然扔在毫不熟悉的人群中的孤立感显而易见。而年会的议程又非常紧凑,她只能抓住茶歇跟会议开始前的短暂时间,与代表们进行交流。但她也表示,在交流的过程中,代表们的态度是很友好的,只是在谈到具体的工作内容时,会表现得比较谨慎。

那一年远赴西班牙参加ISO/TC 216 & CEN/TC 209年会时,张伟娟的产假还没休完。不仅不到四个月大的孩子要断奶,她自己也要忍受身体上的不适和疼痛,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去卫生间进行处理,再回到现场,分秒必争地熟悉会议的内容。

现在看来,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张伟娟的工作其实都是在消除“误解”、扭转认识跟打破格局。她为了我国能够更加主动地参与国际标准的制修订,除了抓紧一切机会与参会代表交流外,还代表中国积极地表达诉求。在ISO/TC 216 & CEN/TC 309年会上,会对相关标准的制修订进行讨论。实际上在年会召开之前,CEN/TC 309相关工作组已经在内部就标准的情况组织过多次会议,对标准中主要的技术内容已经讨论得比较成熟。就连年会的会议议程及会议资料也是在会前一天下发。所以,中国代表如果想在年会上,对相应标准的制修订提出有针对性的意见并引起各国代表的注意,就必须在现场,利用极短的时间熟悉标准的内容,寻找突破点。张伟娟和同事们在最初的几次年会上,便是因为信息的断点而非常被动。后来,她在年会上提出这是一种不公平的行为,要求与其他国家的代表享受相同的待遇,并申请成为CEN/TC 309的观察员,因为只有获得了这一身份,才能够在其网站上跟踪标准制修订的情况。

另外,语言也是我国参与国际标准化的一道障碍。除了英语并非母语外,由于代表来自不同国家,口音混杂,也增加了沟通的阻力。张伟娟称自己的英语一部分依赖于学校的学习,另一部分则是在工作中逐渐“磨练”出来的。

十年一品泪带甜

后来,中国以一个非欧盟国家的身份成为了CEN/TC 309观察员;由我国主导制定鞋类抗菌标准的申请获得批准;中国代表成功说服其他各国专家为微生物设置专门工作组,即ISO/TC216/WG1,并争取到了该工作组的召集人;我国申请与南非联合承担ISO/137(鞋号标识和标记体系技术委员会)秘书处,并获得了通过;ISO/TC 137会议在中国召开……

这些数不清的“首次”、“第一个”将张伟娟参与的鞋类国际标准化工作串联起来,逐渐织成一张覆盖全球的网。来自欧洲的代表们无法再将中国的参与视同空气。那些从中国人骨子里流露出来的执拗让“放弃”两个字变得那么难以启齿。如果说张伟娟开始的坚持还有些硬撑的痕迹,那么到了后来,坚持便逐渐成为了一股力量,贯穿在她每一次的远赴重洋中。

张伟娟觉得在异国他乡参加国际会议,会让自己产生一种代表中国形象的神圣感。所以,最初的时候,即便是在对标准制修订过程完全不熟悉的情况下,她也尽量保障每次都能够发言,并让每一次的发言都有分量,即便不被认可,遭遇排挤。

并不是取得了一项项“零的突破”,就意味着一马平川。比如,2010年11月我国刚刚获批成为ISO/TC 216/WG 1的召集人,2011年3月便要召开工作组成立会议以及第一个工作组会议,并且必须有5个P成员国派专家参加工作组,工作组才有资格成立。在最初邀请时,只有两个成员国愿意派专家参与,直到开会前3周才完成了专家的召集。在随后的工作组运行中,还要不断处理来自欧洲各个国家专家的意见和建议并进行书面的正式答复,以及召开研讨会等。

再比如,很多标准的主导权仍然难以争取,有的标准的争取时间甚至长达两三年。同时,还要与ISO中央秘书处和ISO技术委员会秘书处及CEN/TC 309保持日常联系,跟踪国际及欧盟标准制定动态,及时在行业进行信息发布、预警,组织专家对国际标准进行投票、研讨等。

但无论如何,在张伟娟经历的这10多年中,我国鞋类国际标准化状况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如今,我国又陆续承担了ISO/TC 216/WG3鞋类术语工作组召集人的工作;自2013年,主导制定了第一个鞋类国际标准ISO 16187:2013《鞋类和鞋类部件抗细菌性能评估试验方法》后,又在2014年提出主导制定7项国际标准提案并全部成功立项。

未来自在谈笑间

张伟娟说,虽然自己可能是冲在第一线的人,但领导的支持和行业的鼓励是将国际标准进行到底的最终武器。

部门领导戚晓霞处长是张伟娟的“师傅”,从她工作第一天起就手把手地教她,并赋予她坚持、忍耐、正直的品格。她说之所以能走下来,与师傅的教导是分不开的。除了教导,师傅还给她配备了最好的标准化人员作为团队成员,以及整个部门最好的办公设备。 

每次国际标准会议举办前和举办后的两个月对于张伟娟来说都是最紧张的。会前两个月,张伟娟需要了解会务的安排、准备各种参会材料,并办理签证手续,都会上好长一段时间的“欧洲班”,精神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她所在的部门为参加国际会议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跟财力,但张伟娟坦言,即便如此,戚晓霞处长却从来没有给她安排硬性的工作任务,每次出国开会,唯一强调的就是平安归来。这种“无压力”的指示,不仅让她的精神放松下来,也让她获得了应当履行好职责的使命感。

行业对鞋类标准化工作的支持是张伟娟工作的又一动力来源。她讲述了很多企业参与标准制修订工作的例子,包括提供样品、开展验证实验、收集整理资料、提供技术支撑等。除了这些具体的工作,行业的无形支持也令张伟娟动容。她说在某次宣贯活动中,当提及ISO 16187(我国主导制定的第一个鞋类国际标准)正式发布时,台下立刻声潮迭起,掌声不绝。讲到当时的情景时,她显得很激动。

张伟娟说这十几年参与鞋类国际标准化工作,是按照“转化国际标准-成为CEN/TC 309观察员-参与制定国际标准-主导制定国际标准-进入国际标委会的管理层”的策略进行的,现在,算是按部就班地完成了大部分的任务。她说以后还有更多的“任务”要去完成,说这话的时候,太阳刚好转过一个恰当的角度,阳光透过窗口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神情有些看不清,但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浓。


分享到:
网站主管:010-57711678   邮箱:cspress@cnis.gov.cn  《中国标准化》杂志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7668号-1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天通中苑51号2层2010 杂志社传真:57711660 邮编:102218